头发花白的田女士到庭应诉

2020-11-13 05:47

对于房屋空气质量不好影响健康,并导致孩子生病,田女士并不认可,“合同签了,钥匙交了,我们就走了,他和中介怎么谈的我不知道,他的孩子是否在这儿住,我不知道,孩子是否住到这儿才有病,我也不知道。而且孩子的病例写的是腹泻,仅供医生参考,与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田女士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。她说潘先生当时看到她家的房子很满意,想租两年,但她不同意,想一年一年租,当时由于电卡、水卡还没清点,所以第二天与他签的合同。

今天上午,此案在朝阳法院公开开庭审理。在法庭上,田女士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,对孩子得病等不予认可,并当庭提出反诉,潘先生想提前解约是单方违约,要求赔偿违约金。

2015年1月6日,潘先生与田女士签订房屋租赁合同,租下田女士位于芍药居北里的一套两居室房屋,约定租金7000元,押一付三。潘先生支付了2.8万元后,入住该房。

田女士认为,原告想提前解约索要租金,“我曾经想要跟他谈谈,但他总说在出差。”

潘先生说,他没想到,自从搬进这套房屋后,家中老人、孩子接二连三的生病。“我女儿只有1岁,正处在生长发育的关键时期,得病后经医院诊断,她的白细胞、血小板等出现异常。在医生建议下,我委托北京市中环北科环境监测中心对房屋室内空气进行了检测,结果甲醛、tvoc浓度超标,初步判断有害气体对健康造成一定损害。”

今天上午,潘先生委派代理律师到庭,头发花白的田女士到庭应诉,整个庭审过程中,田女士言辞略微激动。

田女士说,“里面住着什么人我根本不知道,直到他说发现甲醛超标,也没和我联系。这期间,我还帮他办了一次暂住证。当时我本来没想租给他,但他告诉我他是喜乐航ceo,是为飞机提供wifi的。租房期间,他打过几次电话说灯泡坏了、油烟机有问题,我去了后什么都没发现。他4月租房,11月退租,整个夏天,他都没说过有什么问题。”

潘先生说他租房几个月后,家中老人孩子接连生病,孩子还出现血小板指标异常,经医生建议对居室进行空气检测,发现甲醛浓度超标。认为租住的房屋对家人健康造成损害,潘先生将房东田女士告上法庭,要求退还其押金及租金1.75万元,赔偿违约金及精神损失费2.4万元。

2015年11月中旬,潘先生通知田女士要求退房,并退回已交房租及押金。田女士同意解除合同,但拒绝退还租金及押金。多次协商未果,潘先生将田女士诉至法院,要求房东退还押金及租金1.75万元,赔偿违约金及精神损失费2.4万元。